小呀嘛小二郎呀


      他本应是攥着答案的人,他本应站在真相与谎言的交点,真假在他眼前涤荡分明,又在他脚下混沌重叠。

       但他终究辩不清家人为他颠倒的黑白,也看不明那些仁慈和刀锋。众人是真,众人是假,他自己守住的那些义和骨,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  此间有甚么歇得处?

     
      最后他被大山吃掉了。

评论

热度(15)